Blog

林天行:畫壇奇才創前無古人之路

31/5/2016

林天行:畫壇奇才創前無古人之路

作者︰璟陶

香港中華文化總會名家訪談

(This article is only available in Chinese)

簡介: 

 

當代著名水墨畫家林天行,號「大也堂主」,1963年生於中國福州市。出生在書香世家的林天行自幼學習書法,先後師從多位名家,學習西洋畫和中國畫;1984年移居香港,1990年畢業於北京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1991至1998 年任教於香港大一藝術設計學院,現為全職畫家,專心從事繪畫創作。現任「香港國際藝術交流協會」主席的林天行,曾在德國、北京、香港、紐約、新加坡、台灣等地舉辦過個人畫展數十次,作品並入選百年中國畫展、全國美展、改革開放30年美展、深圳國際水墨畫展和當代香港藝術雙年展、以及世界各地聯展逾百次。
 

林天行的畫作,近百幅被北京釣魚台山莊國際會所收藏,也獲數百個中外機構企業收藏,其中澳門四季酒店,便在大堂上展示其兩幅荷花畫作;其它企業收藏包括國泰航空、香港四季酒店、文華東方酒店、北京香格里拉酒店、瑞士信貸銀行等等。

 

此外,其作品亦被北京中國美術館、北京中國國家畫院、廣州美術館、深圳美術館、南京大學、香港藝術館、香港禮賓府、香港文化博物館等收藏。

 

林天行說,「當我想以一個字表達人生,我找到了『荷』」。如果要我以一個字來形容林天行,也是「荷」。讀林天行的畫,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和興奮,更有一種震撼的激動。捧着數本荷花畫冊,簡直癡醉。林天行說,他每畫一張畫猶如做一場夢,夢成畫畢。夢境中瞬間的心靈顫動,造就了一幅幅動人心魄的作品。翻着看着,我仿佛被引進他的夢中:

「她的純潔、嫵媚、溫柔、婀娜多姿,讓他傾情;她的淒苦、哀怨、悲愁、楚楚動人,讓他憐惜;她的勇敢、堅韌、頑強、生生不息,讓他傾心。願與她舉杯對飲,聽風雨,灑月光,沐朝露,夢中共醉。她在五光十色的世界里,從容迎接各種挑戰;在風和日麗的日子里,顯得更加嬌艷。她把愛灑向大地,無私無欲無埃;她無處不在,在雪巖中微笑,在神秘西藏的天空中綻放燦爛的笑容。」荷花不僅是畫家心中的女神,也是許多人共同的女神。畫家賦予她最美好的形態,最崇高的精神,有令人超越物我、與之神遊的魅力。他的荷花已從寫生、模仿形像,出神入化到如今的神靈合一。所以,讀他的畫,隨意伸展無限的想像力,才能真正領悟畫家的情懷。
 


荷花看人生 畫風自成一格
林天行的家鄉有座山叫「蓮花峰」,「蓮花峰」的煙雲雨露哺育了他的成長,「荷花出於污泥而吐清香的高潔」令他敬畏愛慕,也成為他人生不離不棄的情侶。当13歲时就夢想成為畫家,並開始了畫畫,有時坐在蓮塘邊靜觀默察,有時趴在地上畫啊畫啊,荷花的一開一合,一搖一曳,一高一低,讓他心神相繫,夢魂縈繞,對着荷花,有說不出的情,畫不盡的美。緣分、天賦再加上功力,令林天行的荷花自成一格,中國的荷花終於找到了她最美麗的歸宿,從「天行之荷」、「天行荷」到「天荷」,當今可能也只有林天行擁有這個繽紛的蓮池。

 

他的荷花已作為人生的表徵,畫出人生的各種際遇和感悟。三批畫都是在「荷非荷」的語境中行走,每一張畫都是人生的一個記印,從畫中可以讀到生命的承轉起合,讀到快樂喜悅、痛苦悲哀,讀到雍容華貴、平凡自在。「在畫荷的過程里,我很少考慮花和葉子的具體形狀,從不用寫實具像的手法。我注重的是,抓住瞬間的靈感,傾注全部的情感,把生命的本體表現出來。」

 

特別到了「天荷」,他對人生的感悟更高。他用結構產生空間,用色彩渲染氣氛,用線條勾畫符號,多層次重疊在一起,抒發了人生起落有序的感慨,印證了「人生如荷」的真諦。荷花從春葉夏朵到秋天的殘荷、冬季的老死,循環往復,千年輪回,生生不息。生命何嘗不是如此,人世間的悲歡離合,榮辱得失,都可從「天荷」這一時期的畫中覓到蹤影。家鄉的蓮花峰讓他懂得人的渺小,大自然的偉大,使他了解平凡真實的美。正是「真正懂得欣賞荷的人,才真正懂得愛」。林天行在畫中告訴了我們愛的偉大,並以感恩之心表達出來。
 

林天行的荷花如此讓人如癡如醉,也走進了香港千家萬戶。擁有300多家商場的香港領匯管理有限公司就與他合作,印製了2008年荷花系列的環保利是封。有愛好者甚至在網上拍賣,與同好者共用,他的荷花受歡迎的程度可見一斑。中國人自古以來喜愛荷花尚容易理解,但能創作出牽動外國人心弦的荷花,恐怕也只有林天行一人。2008年在香港舉辦荷花展的開幕日,一對年輕的法國夫婦演繹了一個如夢如詩的感人故事:每日三小時,連續三天兩人流連於林天行《湧》這幅畫作前面,相擁而立,不時低聲交談,仿佛與荷花同呼吸,三天之後終於買下這幅畫。他們表示自己是旅行結婚,隨身沒有帶太多的現金,為了買畫,只好縮短餘下的旅程。甜蜜浪漫的恩愛羨煞旁人。他以真情觸動人心,畫家與買家、賞畫者這種心靈感應,正是畫家靈魂的神髓。林天行以荷花把中國書畫文化發揚光大,遠播世界,他也名揚國際。
 

中國畫壇新銳山水畫家
先介紹一下林天行:

他是香港第一位突破中國山水畫的傳統技巧,融入西方繪畫的濃烈色彩,作出前無古人創新的重彩畫家,奠定了他在當代

畫壇不朽的地位;

他是香港第一位以「天荷」冠名、擁有個性強烈、風格鮮明、自成一格的荷花畫家,亦是一位成就卓著的年輕山水畫家;

他是唯一一位畫作隨「神六」和「神七」宇宙飛船兩次飛上太空的香港畫家;
他是唯一一位入選《百年中國畫家展》的香港最年輕畫家,同時出版大型畫集;
他是唯一一位入選《78-08年新時期中國之路畫冊》,獲授最具開拓性畫作的香港畫家;
他是一位最早在北京國家畫院舉辦個展並獲眾名家一致稱讚的香港年輕畫家;
他是一位三次訪西藏並深入阿里地區,唯一一位在北京、香港、德國、意大利舉辦以西藏為主題畫展的香港畫家;
他是唯一一位在西藏阿里古格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處,以3小時完成20米寫生畫卷並成曠世之作的香港畫家;

他是唯一一位作品懸掛於香港禮賓府(前港督府)的香港年輕畫家。

 

說到「天荷」的成功,除了林天行對荷花的情意結外,也要歸功於他打破傳統的技巧,大膽地把西方的繪畫技藝巧妙地融入中國傳統水墨畫中。要探討他如何闖出一條前衛的新路,還要追溯到他的創作歷程。
 

林天行原名林仚,人與山擁抱,人與自然和諧。少年時期,他經常一個人在深山中玩耍。大自然的一切都讓他感到欣喜,讓他感到自由自在、無拘無束,感受天人合一的和諧。他也喜歡躲在山中編織白日夢,一場接一場,夢境會延續一個星期之久。

 

一會兒自己成了大畫家,一會兒自己變成詩仙,一會兒又跳出一個武林高手,行俠仗義。原來他小時的夢境,長大後全然成真。今日的林天行,不但是一位著名畫家,並且文武雙全,他的文章,真情愜意。談到武功,他當年還專門拜師學少林拳,清晨4:30起床練功,他知道自強不息的重要,小小年紀意志大。現在還在學習太極和瑜伽,每星期兩次,持之以恆。

 

林天行愛畫畫是與生俱來的,正如他所說,源於DNA的遺傳。13歲時,學美術的舅舅發現林天行對於繪畫的喜愛,便給了他一本《黃賓虹語錄》。林天行如獲至寶,書中艱澀難懂的理論並未令他卻步,顧愷之、李思訓、吳道子、荊浩、關仝、範寬、李成……這些偉大的中國畫頂級大師的名字,仿佛為林天行打開了一扇門,他在郭熙的「捲雲皴」、范寬的「兩點皴」、董源和巨然的「披麻皴」、李唐的「斧劈皴」、馬遠和夏珪的「拖泥帶水皴」、米芾的「米點皴」和雲林的「折帶皴」間流連暢遊、樂而忘返。林天行第一次正真接觸到中國畫的傳統理論和技法,一個天然熱愛繪畫的懵懂孩童,一躍站在了巨人的肩膀,從此才華橫溢、不可抑制。

拜師練功底 少年已踏足11省

林天行從15歲起先跟吳國光老師學素描。一年之後,隨傳統中國畫家林光和陳挺兩位年逾古稀的老師,並隨老師足跡遍及全國的11省,祖國遼闊的山川大河,名勝古跡,名家作品擴闊了他的視野,孕育了他博大的胸懷和非凡的氣魄。他回憶說,當年到黃山寫生,下山時回頭仰望,激情湧動,熱淚滾滾。現回想起來,仍歷歷在目。現只有黑龍江省未踏足,相信不久之後他就會宣告:我已走遍了全中國。林天行強調,成長階段的訓練是最重要的,早在80年,他已參加了福建舉辦的展覽,而19歲畫的山水畫,已頗有大師的風範,足以見證他所下的苦功。2010年,由文化部組織的「藝海流金――大美青海行」活動期間舉行的筆會,林天行一氣呵成揮就了一幅青海湖的壯觀景象,十多米長的畫,氣勢磅礴,旁觀者都為之撼動,為之鼓掌。少年壯志淩雲,中年浩氣回蕩,一切都源於他胸懷博大。他在香港的畫室,掛着饒宗頤大師的題字:「大也堂」。大也,廣闊無邊也。
 

林天行說,他的人生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成長期,是奠基的階段。那麼,第二階段便是定居香港的轉折期了。15歲那年,從畫一塊石頭一顆樹開始,從基礎嚴格做起,以師承為先,不斷地臨摹古人名作,技巧的訓練可以熟能生巧,突然開了竅,並意識到傳統缺乏他靈魂渴求的東西。這個時候,1984年,他來到香港定居。香港是一個開放、包容、多元的社會,一切都讓他感到新鮮,因為當時中國內地還未開放,資訊封閉,看不到西方優秀的藝術作品,而在香港便可以獲得大量來自國外的資訊,真正接觸西方現代主義的藝術和文化,他的視野被帶進一個全新的領域。
 

陜北系列突破傳統 一舉成名

在香港第一年,林天行主要從事一些維持生計的創作。幾年之後,便嶄露頭角,1986年獲香港青年繪畫比賽冠軍,1987年,其多次作品入選「香港當代藝術雙年展」。對於一個創造力和幻想力源源不絕的藝術家,生活穩定,精神卻遠遠得不到滿足。1989年,他決定北上到中央美術學院「充電」,尋求突破和提升。置身於大時代中,深受西方思潮影響,西方和傳統文化的碰撞,沖擊着這位熱血方剛的青年,他不停地反思,怎樣才能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他開始探索,嘗試多種手法,從現代與傳統的合併、直接運用西方材料和表現手法,到材料混成等,但效果都不如人意,出來的作品要不太黑,要不就像一塊鐵皮,不知扔掉了多少宣紙。也許傳統的包袱,壓力太沉重。這段時間是他人生最低潮的時期,脾氣暴躁,陷入了痛苦的深淵。正當彷徨迷蒙之際,1990年秋天,他來到陜北寫生,博大雄偉的風光、美麗清靜的山村,令他豁然開悟,啟迪了他的靈感,踏破鐵鞋無覓處,這就是他多年夢想中的大地。黃土高原,看不到傳統中國畫風光的痕跡,極目所見的是一片五顏六色、七彩繽紛的風貌,黃土地上的紅色、紫色、藍色、綠色的穀物,藍色的天空漂浮著白雲,對色彩特別敏感的他驚嘆:太美了。這正是中國山水畫長久以來所缺乏的元素。內心的狂喜令他一口氣畫了幾十幅畫,拍攝了幾百幀照片。他在創作中尋求改變,他喜歡厚重,筆墨的厚重,色彩的厚重,嘗試引用西方印象派點彩技法,結合中國畫的「色不挨色,墨不挨墨」的道法自然原則,走出前人不敢走的路,以求新的造型和手法開創了傳統山水畫融入西方強烈色彩的先河。
 

1990年年底在北京國家畫院舉辦陜北系列畫展,幾乎所有名家都出席,並給予一致的讚賞和好評,嶄新的風格備受畫壇矚目。時為國家畫院的院長收藏了他3幅畫。陜北系列取得突破性的成功,令他的藝術大放異彩,人格魅力盡顯。當年對於一個香港青年畫家來說,可謂風頭一時無兩。這屬於他人生的第三個階段,收獲的季節,《歸》應可代表他的心路歷程。
 

都市山水畫展現香港神采


富有創造力和想像力的人,才能突破傳統,創出新路。傳統既要繼承也要創新,要有放得下的勇氣,更要有放下的決心,才有出路。因此,他不固步自封,又不斷思變,尋求新的創作空間。於是,他回到香港,他要完成之前無法如願的創作。回想1984年初,他坐在尖沙咀海邊,就很想把眼前一切畫下來,但不知用什麼方式來表達,只能將香港之美埋於心中。到1995年後,他終可圓夢了。他開始創作了香港系列的「都市山水畫」,他要用自己的畫語來展現香港的神采。他捕捉了香港本土的特色,將隨處可見的秋千、柵欄、公園凳子、屋子、街燈、巴士、碼頭、泊船等請入畫作。以傳統技巧融入西方的色彩、元素、結構,以現代建築的符號和線條表達具像,虛中有實,中西結合,運用了超現實的詼諧表現手法,讓人仿如遨遊在童話世界中。基於香港是一個中西合璧的地方,現代文明的繁華社會,藝術也必須與時並進,才能充分表達時代精神。所以,他善於將人、景、物融為一體,以提煉、透視的手法,敏銳的觸角來掃描現代都市的生活脈動,寓意香港的活力和生機。到了後期,他關注環保,熱愛自然,強調回歸本體,人與自然的和諧。在香港系列中《秋天的話》被當時的港督選中,至今依然掛在禮賓府會客廳中央。
 

三度上西藏 譜寫生命讚歌

從1999年到2005年間,林天行的人生面臨了生死搏鬥的嚴峻考驗。馳騁畫壇30多年,問起最難忘的事,他沉默了一會說:「面對大自然,深深感到人的渺小、謙卑和無能為力。」人的確沒有什麼了不起,他的人生觀也發生了徹底的改變。何有此說,應從西藏之行說起。林天行三度到西藏,第一次更差點喪命,多年來高原反應的後遺症還未完全恢復。當時一抵達西藏拉薩,二話不說就開始寫生,一邊畫一邊頭痛,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覺。他對自己說,不會來第二次了。但是對藝術充滿激情和癡情的他,生命後於藝術,藝術重於一切,不僅有第二次,還有第三次的征程。2003年和2005年,兩次上西藏。當三上西藏,在去阿里途中,4人同行,其中兩位患了高山症退回。他與另一位堅持到底,更深入到西藏海拔5000多米的阿里,進入托林寺,有生之年可以踏足這神秘之地,也是上天的賜福。阿里氣候地貌獨特,沒有樹木,甚至很多地方近無人煙,但大自然呈現出別樣的美,令他胸臆沸騰,無法自己,在環境不容許的情況下,手比腦快,隨心所感,創下了3小時完成20米長卷的寫生的超速記錄。

 

畫完後整個人幾乎暈了,眼前一片漆黑,可以說,這幅畫是用生命換取的。現在想起來,驚心動魄,史無前人,實在是一項偉大的壯舉。在360度的環視下,神山、聖湖、靈石,藍天、白雲、彩虹、廟寺、古格王朝的傳說,無一不讓他沉醉,神與物遊,天人合一,靈魂得到了凈化。天地廣闊,萬物自在。純潔的世界里,人也純潔。觀之《古格神遊》畫卷,每一段都有不同的手法,每一段都令人無比震懾。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令人心馳神往。
 

在天行西藏系列中,他以虔誠的心譜寫了一曲優美傳神的生命讚歌,畫筆下的西藏雪域,色彩斑斕,如夢如幻,這是源自心靈的想像。他將神秘的雪域歸於一種絢爛,深邃的色彩構成,並賦予其雄渾,深厚的情感內涵,反映了他對大自然的崇拜和在大自然面前感到渺小的慨嘆。祥和的藏民,靜坐的喇嘛,和諧的大自然,表達了他對生命的熱愛和頌讚,對美的追求和對大同世界的嚮往。1999年他從西藏返歸後,並沒有動筆畫西藏,他一直在思考怎樣畫西藏,遇到和陜北系列一樣的問題。作為現代畫家在傳統中找不到合適表現西藏的模式和套路,令他再次感到迷茫。經過一番思索,他把香港新界山水的中西合璧、虛實結合的方法融入到西藏系列的創作中,唯一不同的就是突出西藏特有的色彩,代表它的宗教文化色彩。比如藍色,既代表了西藏的天空,又代表了一種祥和。隨後他在北京、香港舉辦了西藏系列畫展,專門出版了三本畫冊,創出了空前的記錄。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本西藏畫冊,有十多幅畫作出現了彩虹,我打從心底里歡呼出來。寓意幸福、美好的彩虹,是畫家筆下的美好願景。畫家對生命的熾熱、對和諧生活的憧憬呼之欲出。在這個動蕩不安、人心惶惶的世界,彩虹就是困境中的光明,激勵我們不畏艱辛,勇往直前,為你我追求美好的將來帶來希望和力量,也提醒我們要珍惜當下、熱愛生命,珍重生命。今天讀他的畫更能體悟到畫中蘊含的深遠意義。對藝術的執着和執迷,讓林天行全然不顧生命危險,他這種犧牲小我,成全大愛的胸懷令人可敬,他為藝術而奉獻的精神和堅韌的毅力更值得我們學習。
 

傳遞心靈伊甸園 成就劃時代性

林天行寫生時,只是記錄當時的感覺,創作之時,他不會照搬手稿,而是在自然景觀中加入自己的想像和元素,因此,每一張畫都有一個夢想,訴說一個又一個的故事。藝術是形而上,是精神的享受,是美的享受。林天行的畫就是生命力的符號,作為一個感性作家,他固守着淳樸和真誠,毫無保留地付出了真心,創造心中的美好。他憑着霎那的直覺,抓住心靈觸動的一刻,感動自己,打動別人。他享受創作的快樂,一提起畫筆,真情釋放,並忘卻了俗世間的一切痛苦不快。他的畫作傳遞着心靈的伊甸園,帶給人們至高的精神享受和強烈的審美觀。
 

林天行在不斷的行走和發現,思索和體悟中,讓血氣和靈氣融注到創作中,讓人們傾聽生命的躍動,品味高尚的情操和修養。一幅幅瑰麗作品的背後,都承載着他不懈的求索,不斷的創新。談到他的藝術成就,他謙虛地說,夠不上什麼成就。其實,林天行多年的藝術成果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寫進了中國山水畫畫壇歷史。


第一:他為中國山水畫開拓了一條新路,對畫壇的影響深遠,鼓勵畫家勇於突破創新;
第二:他的作品前無古人,別開生面。藝術表現手法獨創一格,畫境開闊,畫風大膽豪邁,具有開拓性、時代性、廣泛性和生活性;
第三:他的作品得到市場的認同、欣賞和收藏;
第四:他的作品獲得中外博物館、美術館收藏。

 

作品兩上太空 為港人爭光

鑒於他在畫壇的突破性成就,作品具有代表性,所以,有幸成為唯一一位其作品連續兩度獲中國文化部邀請、作品隨「神州六號」及「神州七號」太空船升空的香港畫家。林天行表示,作品能兩次隨太空船升空,感到興奮和開心,特別「神舟七號」升空是千載難逢的盛事,港人對國人上太空更是一次比一次興奮,自己是借繪畫表達港人對太空的憧憬。《維港兩岸》畫面以紅色為主調,表達快樂和幸福感覺,使用多條粗幼不同的線條互相交錯,並以多層次的表現手法,表達維港落霞時分的小輪和躉船,躉船上的五個船轆,代表奧運五環。 至於畫中的彌敦道,街上擠滿密密麻麻的人群,各人都穿上紅色的衣服,充滿節日氣氛。畫作上還有多個代表香港特色的景物,呈現出港人熟悉的景象。

林天行另一幅描繪香港新界景色的作品《晨曲》,在2005年被挑選為唯一代表香港隨「神舟六號」太空船升空的作品。他回憶道,「當時我正為去西藏寫生作準備時,北京有關方面來電要我畫一幅畫,隨『神六』上太空。我說要去西藏,沒時間,找別人吧!但電話那邊的人堅定地說,『不行』。有關方面說畫此畫的人非你莫屬,而且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最後答應了。用了兩天的時間畫好。」誰知他用了重彩,畫作超重,最後北京方面還要專門開會研究他的畫能否上太空。當時,北京中國國際書畫藝術研究會向全國人物、山水、花鳥界別各五十六位名畫家發信邀請他們作畫,林天行是香港唯一被邀請的畫家。因為在新界居住多年,對那里的一草一木,朝露晚霞都特別熟悉而有感情,並以新界的樹木、村屋、巴士、兩縷炊煙匯成畫面,加上香港維港的景色,構成一幅色彩斑斕的香港風情圖,跟隨「神六」在太空遨遊。「神六」回地球後,該作品存放於國家博物館。

林天行稱,兩次遨遊太空的作品都是經過嚴格的挑選,作品被選中,是幸運當然也是榮耀。他淡然言之,隨之轉開了話題。 

荷花人生,也是林天行的人生。他的信念是只要堅持,必定成功。林天行是幸運的,愛好編織了夢想,實現了理想,修煉了人生,開拓了自己的一片藝術新天。盡管藝術之路也經歷了起伏跌宕,但憑着堅定的信心、不斷的探索、大膽的創新、艱辛的奮鬥、恒久的付出,成就了今天的輝煌。他更把人生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化身為荷花,「天荷」的可貴在於從畫中看到了他靈性的感悟和表達。所以,「天荷」能催人熱淚,又能令人歡欣鼓舞,更能參悟人生。「天荷」開闊了我們的境界,為我們的人生增添了絢麗的彩虹。是啊,荷的本質,愛的本質。

揚帆開啟人生新征程

生機勃勃的春天總是令人充滿希望和朝氣,也許林天行找到屬於自己的東西,也許他找到了心靈的陽光。這道陽光線鋪灑在他藝術的金光大道上,把永恆的愛撒向天地人間,吸天地靈氣,納日月精華,心靈的升華又孕育了無窮無盡的創作源泉,學海無涯,藝術無止境……如今,他正昂首邁向人生的新起點,開啟藝術的新征程。他的路越來越寬廣,意境越來越深邃。「天梅」、「天蘭」、「天菊」、「天竹」――「天荷」的姐妹篇,他未來的孩子們,也許很快會誕生。傲拔挺直、聖潔高貴的梅花,可能是林天行的另一個新的標誌。

「如果能夠活一千年,我依然會畫一千年。」天行大師,在此衷心祝福您,願您的藝術生命如彩虹般動人!願您的藝術人生如彩虹般絢爛!

♦ 為人謙和灑脫  藝術愛好多樣 ♦

林天行,名如其人,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他生命力旺盛,天行西藏系列畫作,看到了一顆火熱之心的躍動。名如其畫,天馬行空,落筆胸有成竹,思維飛馳奔放,畫風獨樹一幟。生在南方,卻有北方的豪氣。說話溫文淡定,爽朗的笑聲宛如北方大漢。他為人低調謙和、平易近人,性格率真樂觀、散淡灑脫,創作時執着專注,淡泊名利,悠然自得,活在當下。正因他深諳「水能善下終成海,山不爭高自極天」之道。采訪之時,他一邊講解畫冊,一邊思考,一邊泡茶,追求的是內心的自在。在一再請求之下,他即席揮毫表演,運筆、潑墨、潑彩,氣定神閑,一派自若,不消10分鐘,一幅笑臉盈盈的夏蓮躍然紙上。說表演,皆因他創作時不會有旁人的。他有感性的一面,每當凝視河水汩汩而流,永不休止的情景,每當在莊嚴場合聽到國歌時,激情難抑,熱淚盈眶。

人之相敬,敬於心;人之相處,處於心。他以心待友,朋友遍天下,知音非難覓,「天荷」的追隨者無數。他多做少說,敏銳精微,從細密的心思中讓人心領神會。他凡事退讓,退一步,海闊天高。他擔任主席的「香港國際藝術交流協會」最大特點是不需畫家掏錢辦展覽,他認為畫家已為藝術付出,不應為這些事情周章,他親自找贊助,有時還會自己貼補。 承擔、大氣、慷慨從其眉宇間躍出。  

藝術家各有獨特的品味,林天行更注重生活情調。在他的畫室,到處充滿藝術色彩。他集中一段時間專心創作,其他時間則用來做自己興趣的事情。他喜歡盆栽,花草,有時他會把畫室佈置得像個小花園,花不語,人自得。哦,畫室擺放了逾千隻青蛙飾物,「青蛙王子」之美譽非他莫屬。據說青蛙在2億多年前已開始進化,比人類更早,與荷葉相依偎,生命力頑強。春秋競遞,生生不息。生生不息不就是他生命的主旋律!

品酒茗茶是林天行的人生樂事,於喧囂處得幽靜,閑來泡一壺茶,品味人生,一抹艱辛,幾許煩憂,一併浸入茶中,那一刻,是心寧的歇息。他喜愛紅酒,以酒交友,享受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瞬間,也許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溶化在那姹紫嫣紅的酒精中。
  
從小喜愛下廚的他,烹飪是他繼畫畫後的強項手藝。他享受在廚房忙活的樂趣,為朋友享用美食獲得的喜悅而快樂。2011年春節後,他相約了一班同遊青海的文化界朋友到畫室相聚,一手包辦了20人的美味佳饌,精致的中西美食,色香味俱全,令人回味無窮。用具也很考究,木器碗碟上桌,更饒富特色。
   
佇立畫室窗前,翠綠的山巒映入眼簾。啊,大山,這位多元的藝術家,似在延續童年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