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無塵 - 寫那個畫荷的男子

7/12/2015

(This article is only available in Chinese)

古月(台灣著名詩人、散文作家)

2014年3月於台灣

 

「我就是荷,荷就是我。」那個惜花愛荷的男子,夜深人靜,獨坐在畫室對著幾幅新完成的荷審視。雅緻的畫室,牆上四壁掛的都是他別具一格的荷,因著愛荷畫荷,在茶几、畫桌、書櫃、窗櫺、玄關甚至隔壁的廚枱上,擺設他從海內外收藏,材質造型大小不一的青蛙,是 他“愛荷及蛙"的表現。

一室青蛙滿塘荷;他關掉日光燈只留一盞小壁燈,昏暗中閉目養神,倏然從一個蛙聲荷影的夢裡醒來,夢中有座“蓮花峰",峰腳下荷塘裡的荷影,讓他重新看到了童年,雨中奔跑,風中荷葉搖曳的童年。“蓮花峰"下是他的故鄉,是少年時的仰望、憧憬,希望有天乘著夢 飛越那座山,見識外面世界的風光。

童年往事是一顆蓮子,早已深深落在他的心裡。十五歲已拜師習畫的他,為了求得更高境界,有天終於背著行囊遠走他鄉。歷經苦讀勤心學習,畢業後認真努力創作,畫山畫水,縱情山水間,畫出了《陝北系列》《新界景象》《西藏組畫》,成了知名的重彩畫家。這就是要表達的嗎?心中常有個疑惑的聲音,促使他不停地尋覓探詢,更曾三度遠赴西藏高原、雪山,最後一次謁訪,恍然間悟出了“荷"說。從此展開畫荷的生涯。三十年內畫出了“天行之荷"、“天行荷"、“天荷"及“荷‧天行"系列。

「我就是荷,荷就是我。」那個愛荷成癡的男子,以一花一女人,一花一世界的心境,是他與荷天人合一,用畫筆抒寫荷之韻的最佳詮釋。把心中的荷寫進山水,寫入天光雲影,揣擬荷花多彩多樣巡花築夢的人生。

昏黃燈光下的荷朦朧恍惚如夢,想及自己說過的話﹕「當我想以一個字來表達人生,我找到了荷。」是否這就是他與荷前世今生不解之緣故事的開端..........?

 

     春未了 妳以青稚的愛戀

     佇立在

     希冀的人間

     撒下靜穆的暗影

 

綠葉濃蔭的池塘裡,一朵悄悄升起的花蕾,出水無塵。她是春日初綻的第一枝荷蕾,陽光下,清麗的臉上淌著未乾的露珠,是昨夜夢裡含笑的淚,是她對人世充滿好奇的眼神。天空湛藍如湖泊,輕飄的雲朵是荷塘相映的白荷。

風中的晨光靜美,她彷彿聽到腳下漾動的漣漪聲。

這是個溫柔又令之心跳的季節,空氣中迷漫一股暖流,是熟悉的氣息,觸動了深埋的記憶,那是她前世的青稚的愛戀,只不知今生,那隻藍蜻蜓會不會再來,於夢中凝視!

 

     夏日的陽光

     投金箔般的熱吻

     使妳佳美的輪廓

     流漾著亦甜亦苦的無奈

     更形神祕

 

盛夏的花事,明光絢燦,偎紅依翠歡愉的荷顏,似金箔鏤刻的粉箋,繽紛的色彩鮮艷濃鬱。暖日的荷以紅、黃、綠、紫、白或墨色恣意綻放。那個畫花的人,將他心中的荷暈染成靜逸或狂放的風情萬種,令人有盎然墜入花心的醉意,舞入紅塵的激情。

縱使在荷塘煙雨裡,荷仍以優雅之姿,或亭立或依偎在莖葉下,纏綿守望,靜思遐想。

一花一世界,一花一女人,一花一葉總關情。在花如夢的空濛境界,荷花在天光雲影下,在盈盈荷塘月色裏,花開;暗香依舊,只是:今夜誰醉!

 

     秋後一聲蟬嘶

     萬籟寂靜

     希望 夢幻 悲傷

     芒草般

     刺遍妳晶瑩的肌膚

 

清秋之荷漸趨淡泊,霧裡看花濃而不混濁,影影綽綽的花影,似跳躍的音符,是一曲流淌在琴弦上的“秋之歌"。雲卷雲飛猶如芳草楚辭,是荷蘸著漣漪的夢,每一片凋落的花瓣,是繁華餘光的歲月,黃昏後的晚霞,有美人遲暮的黯然凄美。

雨中迷離的月色輕吻湖裡的荷蕊,曾經翠綠的荷葉,經不住霜寒剪破在風中飄零。昔日的歡悅如輕煙,只剩眼前滿池的秋瑟。

此刻的心情,猶似幽荷聽雨,只不知等待誰來雨中撐傘,夕陽西下時共賞滿天彩霞。

 

     冬夜漫漫

     愛雖毋需諾言

     若缺它,就會枯萎

     對著月亮祈求來世

     昨昔種種 如風荷亭亭

     了無塵

 

月是一條無岸的河,跌坐在黯淡月色的女子,她糾結如枯莖的心,早已忘卻了花香來時的路。一陣大雨淋透了她封塵已久的記憶,喚醒了花痕往事,那是個遙遠的夢,夢中有個男子殷切地望著手心的蓮子,忽有顆蓮子從指隙間滑落,他彎下腰尋找、沒找到後離去的背影,及時浮現在女子腦海:「一顆失落的蓮子」,原來就是她的前世今生。

從他手心失落的蓮子,是他們初遇的前身。雖然近在咫尺,一時的失誤而淪落天涯。幾度的尋覓,再回首已五百年。

五百年後輪廻的荷,蓮心不變。今夜只盼著一場雪來;愛雖無須諾言,卻盼有暖冬,予霏霏的雪覆蓋,讓蓮子擁著熾熱如篝火的冰心,傾訴一顆失落蓮子心中的苦:

 

     五百年前的相遇

     回眸間 致命的凝視

     琴弦般 觸動了浪漫的心

     注定了情牽夢縈的一生

 

     癡心的女子

     是五百年前失落的蓮子

     自你轉身後

     年年為你花開的日子

     蝶兒依然雙飛

     月下只有孤獨的身影

     落空的盼望 破碎的心

     是秋夜滴落荷葉的雨聲

 

     我是五百年前失落的蓮子

     誰能懂得蓮心的清苦

     蓮子淒迷的愛情

     只能在夢中

     輕喚你的名字

     尋覓你的身影

     今夜夢回時

     等你來

 

那個畫荷的男子,在沉靜的夜裡輕揉雙眼,繼續審視他畫中的荷,似乎聽到荷心深處的聲音。荷在季節裡宛若世事光彩閃爍的跳動,沿著夢幻的記憶,如熒熒燈光漸漸湧聚映顯,好似聽到荷哀怨的訴願。

他豪放樂觀,幸福又安寧的個性,在畫荷的過程裡,花開花落中時間靜謐的流轉,是他對生命時序的感知。

今夜靜無聲,月照無眠的他,終於讀出他畫中蓮心的淒迷,「但願君心似我心」,空氣如細雪紛飛,有個尋夢的女子從雪中走來。

 

─讀天行荷感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