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媒體採訪 - 杜杰

12/12/2015

(This article is only available in Chinese)

【採訪手記】

杜傑,畫家,現居北京,平和安然,性格內向,心性外向。採訪當天,和杜傑老師坐在美術館的茶室,背後是落地窗,廣州午後炎熱的陽光傾斜投射在玻璃窗上,窗外一位環衛工人在用水噴灑植物。杜傑老師講到自己的70年代、80年代、90年代……生命中每一個轉捩點都歷歷在目,因為一個思考的打開,顯現一座山峰的奧秘。他的眼睛溫潤地看著前方,沾染上低緯度的陽光與濕氣,帶著幸福的遙想,透亮透亮,讓我的眼睛也跟著濕潤起來。

【杜傑介紹】

杜傑,1959年11月生於甘肅省。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職業畫家。賢悅堂書畫藝術研究院特聘畫家。其作品在保留中國文化韻味的背景下,以全新的繪畫語彙,釋解個人獨特的審美情趣,創作出極具個人化的山水作品,其繪畫作品廣為各國人士收藏。多次舉辦個人畫展並出版個人畫集。

【採訪實錄】

網易藝術:最初因為什麼原因接觸藝術,開始畫畫?

杜傑:在我上小學的時候,沒有人要求我去畫畫,但是一種自發的衝動讓我對一些畫作有親切感。我們那時候還是文革時期,文化、資訊都很貧乏,不像現在,想要瞭解任何藝術方面的資訊都非常方便。我小學、初中的時候,經常會和我的小畫友去北京的榮寶齋、故宮博物院的繪畫館,看那裡面不定期展示的一些中國畫、古畫。儘管那時候我的繪畫能力不高,但是課餘一有時間,我就會跑過去看、去臨摹。雖然大多時候看不透、也臨摹不了多麼好,但是那些畫在我心裡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就像在內心的土壤裡埋下了一顆種子。隨後,在70年代中期的時候,我認識了兩位元畫家,才開始拜師系統地學習中國山水畫,一點一滴地逐漸在繪畫的道路上積累起來。

網易藝術:在您的藝術生涯中,有哪些重要的轉捩點嗎?

杜傑:轉捩點是有的,大概有三個吧。最初是1979年改革開放,國內的文化環境開始活躍起來,那時候我才20歲,正是求知若渴的年紀,受到了很多國外藝術作品的影響,對我現在繪畫風格的形成有很大的推動作用。

80年代初,我跟著老師去了很多地方寫生,像是泰山、嶗山。平時,我居住在北京,也常常去北京周邊風景好的地方寫生,就是那個時候,我開始思考繪畫如何和現實生活結合起來,如何通過對現實生活的描繪表達我作為一個當代人對世界的認識。包括後面去到北京的燕山山脈,那裡的風景、四季變化、以及人們的生活給了我很多思考,我對此進行了很深入地觀察。這段時期對我來說是很大的一個轉捩點,我開始慢慢把我所掌握的技法、所看到的風景、所感受到的生活狀態逐漸在腦子裡融合,再以一種恰當的藝術形式、藝術語言,表達成一個完整的作品。我認為這個階段對我非常重要,我意識到一座藝術的高峰出現在我面前,雖然那時我僅僅是開始攀爬這座高峰,但是由淺入深,就這麼一步一個腳印,我開始前行了!

90年代初,我到密雲去寫生,一個偶然的機會走進了一個山谷,當時是秋天,山谷裡的顏色特別燦爛特別豐富,給我很深的震撼。當時我內心就有一個非常強烈的渴求,就是把我所感受到的美表現出來,也就是從那時開始,我的畫面顏色越來越豐富。

網易藝術:您在畫作中追求的是一種怎樣的情感?

杜傑:從我個人對藝術的要求來說,我認為要有很“正”的氣象。繪畫是我個人風格以及世界觀的體現,是我對外部世界、人文社會的觀察思考經過內心的醞釀而表現出來的。我喜歡溫暖積極的畫面,按現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我喜歡正能量的東西。我的作品既有強調色彩形式的一面,也有重視傳統文化的一面,既非古代又非現代,既非寫實也非抽象,說到底就是我個人的精神家園。我的精神可以居住在那麼一個地方,把自己的思想和意識安放在畫作中,感到非常舒服。

網易藝術:您的作品顯得很寧靜空靈,您如何看待社會的浮躁?

杜傑:我覺得這跟人的性格以及所處的年齡階段有關。現在人們都在追求物質上的成功,甚至物質成為我們評定一個人是否成功的唯一標準,人們難免受到影響,變得浮躁。每個人都希望生活變得美好,每個人都有自己努力的方法,勤奮地工作、心態累一些,難免會有心情浮躁的時候,這都是可以被理解、允許的。但是我可以提出善意的規勸,是不是我們可以放下一點、安靜一點呢?我沒有指責誰的意思,因為每個人所處的階層、從事的工作、居住的地域……都不一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況和不同的表現,這恰恰說明我們有一種向前走的趨勢存在。

網易藝術:您認為在藝術生涯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杜傑:我的生活其實是很平淡的,沒有經歷什麼大事或者波折,在我看來,不僅是對藝術家來說,對每一個人來說,“怎麼戰勝平凡的生活”才是生活中最大的敵人。生活是很平淡的,一成不變,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很容易勞累厭倦。如何在這種不變的生活當中保留心裡的那份純真和刺激,才是一個真正的磨煉。早年我有很多畫友,因為各種各樣的理由,他們可能畫著畫著就不畫了,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那份畫畫的激情沒有了。其實保持激情是有一些辦法的,比如多讀書,在自己的工作中找到樂趣,這都可以激起人們內心對過去夢想的追求!

網易藝術:您在國內外都有做一些展覽,國內外的藝術氛圍有何不同?

杜傑:最大的感受是,不管走到哪裡,國內或者國外,不同民族對藝術都懷著一顆真摯熱愛的心。還有一點我覺得非常好,就是博物館、美術館有越來越多的兒童去參觀,像上次我去廣東省博物館,看到很多家長領著小孩在參觀,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現象。雖然小朋友現在可能還無法理解這些東西,但是耳濡目染,慢慢他就會對這些東西有感覺,我們的文化就是這樣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的。雖然這些影響不如一日三餐來得直接,但是它對我們個人一生的氣質、精神、修養都是不可或缺的。

網易藝術:畫畫之外您還有什麼興趣愛好嗎?

杜傑:除了畫畫,我好像還真的沒有什麼其他愛好了。我覺得自己挺幸福的,能把工作和喜歡的東西合二為一。畫畫這麼久,我覺得繪畫更像是一種遊戲形式,不斷嘗試,看顏色與紙張產生各種視覺反應,非常有趣。畫畫之外,我還會看一些書,沒有很系統,什麼書都看!像是小說、雜記、散文、遊記……很多東西會常看常新。我還特別喜歡看傳記,讀傳記中的先賢是如何成功的,看他們如何做事,如何通過自己的智慧解決成長過程中的問題,我們也有失敗、迷茫、不安的時候,讀這些會讓人很受激勵。

耕牛 A Bull Story 68cm(H) x 68cm(W) 2014

紅月亮 Red Moon 86cm(H) x 93cm(W)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