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品味于躍的作品 - 晉華

11/12/2015

(This article is only available in Chinese)

品味于躍的作品    文/晉華 - 中央美術學院國際合作辦學處處長

這些年來.我看了許多的展覽,既有中國畫也有源自西方的油畫、版畫、雕塑、攝影、裝置和其他媒介的作品。隨著視覺經驗的積累,我發現這些源自西方的藝術更加關注對現實存在的表現,注重形式語言,其視覺效果更具感染力,其作品似乎形而下;而中國畫對現實存在的表現似乎是在產生距離,不關心受眾的感受,其作品似乎以求形而上。如果將中國畫與其他媒介的作品放在同一個空間展出,缺失視覺感染力的往往是中國畫。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感覺?也許,今天的中國畫更加注重技法的表現,缺失整體的形式語言,即畫面構成的整體性與精神上的震撼力……也許,這幾百年來中國畫表現過於程式化……

 

中國畫與源自西方的繪畫最大差異不是技法和媒介,而是中國畫舍去了外在的“震撼力”,從語言形式到技法表現都在追求精神和形式上的內斂與平淡,力求通過潤物無聲去感染受眾,讓其在寧靜中體悟繪畫中賦予的精神寄託。

 

“重質輕文”這一根深蒂固的中國傳統審美標準深刻地影響了中國的文學、音樂和繪畫等領域的歷代藝術家,因此,繪畫主題和表現內容在中國傳統繪畫中,特別是水墨畫(或文人畫)的範疇內顯得不那麼重要。歷代的中國畫家已經千萬次地重複了相同的繪畫主題與表現內容,尤其是在中國畫最重要的核心題材山水和花烏畫方面絕大多數藝術家不但不追求表現內容的創新,反而心甘情願地沿用前人創造出的既有模式和技法,但在“質”上,即個性化繪畫語言的建構上,歷代優秀的藝術家卻從不妥協,都在中國藝術審美的框架內追求自我風格,如此獨特的演進模式使中國畫與源自西方的藝術在創作模式和表現形式上產生了巨大差異。

 

于躍的這批荷花作品雖然使用了與前人相同的題材和源自宋代的技法,似乎有意回歸到上述的創作模式,但試圖創作出不同於前人的自我語言,進而尋求自我的境界。讀于躍的這批荷花作品,不難看出他捨棄了諸多的傳統繪畫表現技法和內容,這種對捨棄之提煉難度超乎常人之想像。捨棄恰恰是抽象繪畫之精髓。這也許是他在此前數年對抽象繪畫探索後回歸具象繪畫的開端。他將畫面的構成和繪畫的技法做到極簡,而對細節的描寫精緻入微,從而使畫面的語言做到單純而不簡單,這或許是對傳統中國畫形式語言和技法的重新解構,亦是他探索具象繪畫新語境的開始。

 

如果于躍的新作依然使用這種源自宋代的傳統技法,但是在創作題材上尋求突破,在全球化的語境中尋找更加具有當代性的本土視覺符號,如果能夠將這種傳統技法與當代題材,融為一體,互為表裡,表現又恰到好處,我相信其作品不僅能夠給人以當代感受,而且不失為對中國畫的一種新的探索方向。

天香 (二) National Grace(2) 32cm(H) x 64cm(W) 2014

本無鉛華 (三) Unembellished (3) 33cm(H) x 44cm(W) 2014

耀荷(二) Shine Lotus(2) 70cm(H) x 90cm(W)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