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齊劍楠:醉在西湖

5/11/2016

齊劍楠

字南園,號太舟居士,別署齊二,二南等。生於1958年5月,山西榆次人,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2012年任宋莊書法院院長現居北京宋莊

 

醉在西湖

 

   前段時間聽到一種說法--說未來的人可以無限期的活著,每天吃幾片多維元素片,就不用吃飯了,五臟六腑壞了都可以換新的,人不用工作,天天玩兒。如果有誰活夠了,想死,跳樓,胳膊腿斷了,專用商店找一根型號一樣的一換完事。想死都要申請,那得批。我聽了即興奮又害怕,怕的這事兒如果真讓我趕上了,那是生不如死。興奮的是如果真行,那我就申請死幾十年再活,因為現在是不想死也不想活,沒勁。「動物世界」說非洲沙漠有一種魚,雨季活在水裡。旱季水枯了就變成魚乾在泥里,來年雨季再活回來。未來和現實都告訴我們人活得無奈。

 


但如果死了真的活不回來,我最不舍的事兒之一是再也看不到西湖了,在我看來,西湖的格局是世界園林中的絕品,它是翠中的「冰種」。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和承德幾位畫家赴江南寫生,一路走來,最憶是西湖。那時就想南宋那個落魄的皇帝可能無能卻有眼,一把抓住西湖這救命草,得以喘息,「臨安」了些許年,我想那都是西湖水氣的滋養。記得當年游西湖也如現在人頭攢動,在「樓外樓」排隊吃叫花雞,眼看排到地方了,同行幾位說太貴不吃了,這讓我這個當年同行最小且又管帳的人,耿耿於懷好一陣子。好在二十年後我的虛榮心和饞嘴都得到了滿足,零六年我和震生,周天去新昌回來到杭州,飽了口福。而且我們還吃了純正的東坡肉,但說實話,沒有我做的好吃。因為店裡做的不用心。


 

十年不覺,今年五月,又見西湖。這次算是做客,因為西湖有了主人,我和徐暢漫步在偏僻處,獨享了西湖的寧靜。我們彼此沒說什麼,只與湖水低聲細語了大半天。西湖的傍晚最美,眺望湖心島,若天上人間。夜晚則多了裝飾味,有些奇幻。我於是又想到了那改朝換代的臨安,恢復中原似乎變得不那麼重要了,是因為西湖嗎?轉念又對岳飛的英雄氣多了幾分欽佩和敬重。
 

 

西湖畫會在滿隴,是飄桂花的地方。可惜時光有待,真別急,轉眼九月,金心明本來打算消夏的扇面展變為了「消秋」。今年真是和西湖有緣,二探西湖,幾十人的大隊伍,湖光掠影,自是無比的滿足。更不用急的是下月,據說還有丹青之事,一年三探西湖,真是快事。我希望心明能保持遲到的本性,文藝之事,不用急,這次趕個雪天。

 

 

對了,前次我和徐暢回京,總有西湖夢,終未解,我們已與心明兄申請,在滿隴西湖畫會一帶尋一閒處,解夢,醉在西湖。

二零一五年十月劍南寫於靜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