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徐暢 - 失去_解釋我所做的畫圖,寫給我的朋友于渺

8/11/2016
 

徐暢,生於1977年  黑龍江省伊春市人。現生活,創作於北京。2003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壁畫系。2004年至2005年 北京今日美術館,任圖書編輯中心設計部主任。2006年至2012年 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藝術設計系任教。

 

失去

--解釋我所做的畫圖,寫給我的朋友于渺

 

    我確信我們已經失去,失去一個“故國”。這是可哀的。

 

    一貫內行的鏈條已經被打斷,看看我們同時代人的臉罷,看後,你會哭著離開,而他們只是會,竊笑你,嘲弄你,因為你是“故人”,如同一個“死魂靈”現前。

 

 

    東方人,東方式的美輪美奐的存在方式與思維情感已經遁離已久。我是回來的人,來做什麼:連接和修復,卻不想,是用“繪圖”的方式,也許是因視覺體驗的直接,曾幾何時,耶穌傳道,口傳,不夠;寫字,村婦不識,於是用了下策:繪圖于神的殿堂。神的善道得以流傳。

 

 

    事實上我也在用力憶起那個逝去的國度,用毛筆寫字,用有些年代的舊紙,用舊墨,舊物,與有同樣歷史長思的人交流,讓時間緩緩的流於生活之內,甚至用極寂寞的冥思的方式,讀古人之詩歌,解古人之深意。哦,這些是一種“連接”的工作。通過長期我稱之為“練習”的重複圖畫,似乎出現了那麼一些神秘的境界--裡面的內容是有些奇特的圖景,因為看到的人會有些恍惚,有時候我得意於此。它們是“傳統”的樣式和工具,圖景也似乎是來自“古代”的。如果觀者有耐心並好奇,或者由於看過古代繪畫的細節,就會在心裡說,不,這不是古畫,我看到了新的描繪自然物的方式,那是與我更親近的。好了,“修復”在這裡開始,我的確傳遞了一種來自古代的美好情感,那是我希望恢復的。一個簡要的例子是,四,五年前我兩次嘗試畫了《洛神賦》,一句句原文看下來,淚如雨下,字字珠璣描繪的是多麼美好的情感呀,曹植真真實實的用文字傳遞了浪漫的中國古人含蓄之愛。二年前我被另一種悲戚壓倒,畫了殘紙《涉江》六幅,我試圖還原那個詩人被流放的哀思之景。

 

 

    關於我繪畫的主題,就是這些了--自然物。是的,水,石,雲,氣,山。它們具有我們東方人盡以逝去的特性,水的柔性包容,石的堅忍穩固,雲的飄渺無級,氣的天地運通,山的知止知定。重複的描繪它們,以期修復我及我們所失去的寶物,這就是我要做的,這就是我與現時人及世界的對話,我用我的繪圖來與你們說話。

 

自覺不自覺的,它們是以一種失魂落魄的面容出現。

 

                                                            2016年盛夏徐暢寫於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