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秦嶺雪:給詩歌披上時髦的外衣

16/2/2017

秦嶺雪,香港著名詩人、書法家、藝評家,1941年生於南安,1972年移居香港。著有《流星群》《明月無聲》《情縱紅塵》和《石橋品彚(huì)》等。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香港分會副主席、香港福建書法研究會常務副會長。

 

為古典詩歌 注入現代元素

「文學創作是一種較高品位的追求,要支持青年朋友進行文學探索和創作。」秦嶺雪說,泉州作家隊伍空前壯大,還有許多文學青年加入到作家隊伍中來。

秦嶺雪說,自己就是一個文藝青年,從小就很喜歡讀各種各樣的文學作品,十六七歲時讀完了魯迅全集,各種各樣的詩集只要能找到的都十分用心品讀。在泉州時就開始發表作品,現在離開家鄉40多年了,仍然堅持寫作。

 

文學界曾有人斷言:詩是青春的藝術,是屬於年輕人的專利。秦嶺雪詩歌藝術的成熟,卻是在中年以後。「人要經過歲月的沉澱,內心靜下來就有一種創作的渴望。我那個時候到香港已經有十年八載,對鄉情、友情和愛情都非常渴望。」秦嶺雪說,自己在內地讀完了大學中文系,有一些寫作的基本訓練,寫了一些文學作品,也參加過戲曲的創作,但還沒有寫出像樣的詩作,更不敢以詩人自居。後來,詩歌創作激情日增,更得到師友的鼓勵才走上詩歌創作之路的。中國世界華文文學學會名譽會長、香港作家聯會創會會長曾敏之鼓勵自己要把古典和現代結合起來,闖出一條路。

秦嶺雪的詩句式短而詩的密度大,語言淺白而意蘊深厚,可從不同層面研味,猶如品嘗五七言絕句、律詩一樣,因此被稱為「當代絕句」。

誠然,詩是青春的藝術,但青春並不只是年輪,更重要的是一種生存狀態,一種綻放的生命精神。正如著名海外華文文學研究專家劉登翰所說:秦嶺雪的詩歌之路,恰恰是隨著他的人生閱歷、生命體驗和文化修為的豐富而開闊起來的。

 

故鄉是詩歌創作的源泉

秦嶺雪的詩披著一件時髦的現代外衣,但內里還是中國的古典精神。這是他的表達方式,更是他的生活狀態。2014年,他的序跋集《石橋品彚》在香港出版,該書分畫說、戲評、書道、文心、詩品與四弦一聲等六個部分,流露出秦嶺雪藝術趣味和審美傾向,識見高妙,意趣超拔,言簡意賅,古意盎然。

「精緻是我對詩歌的終極追求。」秦嶺雪說,自己十分崇敬杜甫和李商隱,甚至認為李商隱七律堪稱唐人第一,比老杜還要精緻。自己也喜歡蘇東坡和明人小品,好讀當代有意蘊有品性的散文,正是這些一點一滴凝聚自己的詩心,促進詩歌創作。

「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秦嶺雪經過多年的醞釀,創作了抒情敘事長詩《蘇東坡》,是其在新世紀詩思的一次大爆發。「我當時正對蘇東坡十分著迷,就想給這位大文豪寫一首詩,結果寫了兩三百行。」秦嶺雪說,自己從蘇東坡黃州、惠州和儋州三個受挫折的人生階段,把蘇東坡的品格說出來,沒想到這首詩能受到這麼多好評。

 

在秦嶺雪眼裡,意境和語言是詩歌兩大利器。「年輕人創作詩歌要加強對語言的提煉,通過簡潔的語言準確地表達詩意。」秦嶺雪說,詩歌本質上是以最精粹的言說,展示詩人的內心世界,為讀者營造一個詩意的空間。

「故鄉的歌是一支清遠的笛,總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秦嶺雪說每個人對自己的故鄉總有一份難釋的情懷,詩人尤其如此。泉州是自己詩歌創作重要的源泉,走遍海角天涯,都不會忘記自己是泉州人,這正是閩南文化最重要的內核。他以詩為媒,寫了故鄉的名人李贄、張瑞圖和葬在泉州的弘一法師,以及當代詩人蔡其矯、劇作家王仁傑等。他喜歡這座城市和這裡的文化。

書法是心靈流出的詩

「詩歌和書法都是從心靈流出來的藝術,一個詩人生活閱歷越豐富,感受越深,寫出來的作品越有生命力和感染力。」秦嶺雪說。他建議青年書法愛好者要紮根傳統,吸取養分,消除功利心,才可能到達書法藝術的殿堂。

秦嶺雪認為,學書而不以成為書家為目標,這是最正確的態度。古往今來,弄筆而有美的追求者何止千萬,但能成為書法名家的寥若晨星。當然,能輝耀千古者絕無僥倖。學習書法,首先要選擇適合自己的好字帖,選好字帖後「宜一往情深,不宜見異思遷」。

 

多年來,秦嶺雪頻頻在香港、台灣和福建舉辦過書法展覽,受到行家的好評。2012年9月,秦嶺雪還與劉登翰、大荒等在泉州聯合舉辦書法聯展。「詩歌是藝術之源」。此次展覽都是詩人平時用寫作的筆書寫出來的,帶著一顆平常心創作的,就像泉州大思想家李贄所倡導的「童心說」一樣,具有詩樣的韻律,給參觀者帶來率真、自然的藝術美感和享受。

「勤奮是最好的老師。我二十餘年如一日堅持練習書法,每天三四個小時以上,同時還堅持學習書論。」秦嶺雪說,他書法的啟蒙老師是泉州的招牌,當時古城老街兩旁有無數招牌,書法藝術都比較高,從清朝一直到當代的書法作品都有,每天上學途中就像走在一個書法的長廊里。為此,他建議古城建設中,要儘量多保留一些書法招牌,少用電腦字。

□(臺讀)本報記者陳智勇 文/圖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OnexO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