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呂豐雅的成果與成就 - 信報 (29-03-2014)

8/12/2015

(This article is only available in Chinese)

C08 | 周末藝術 | 讀畫 | By 益行 

有幸應邀赴呂豐雅伉儷工作室,一踏入這中西合璧之室其樂融融。我環視着琳琅滿目的雕塑、彩石、陶瓷、繪畫,腦中盤旋着呂豐雅和麥翠影的大名,呂氏是兩個疊在一起的口,夫唱婦隨朝夕創藝。難怪創藝靈感如滾滾麥浪,翠影相映豐富典雅,多麼合襯的愛侶姓名!

我凝視着呂豐雅的大作《冬日紅茄》(244cm X 122cm)和《楊桃餘香》(244cmX 122cm),兩幅姐妹成對的紙本水墨,極富裝飾性的當代水墨畫,別開生面的構圖偏向上方,下幅空曠只有一方紅色印章。楊桃及紅茄懸空豐滿的晶體,統整着基因的元素、生命的密碼、人生的瑣事、點滴的默契……紅茄這朱赤的果實,楊桃無盡的清香,略拭沉着的淡彩,變奏為不張揚的灰色情調,清心寡欲超麈脫俗!

立體效果

難道就是呂豐雅先生心靈的種子?這顆種子萌生於香港得天獨厚的土壤。使之混合着西洋畫的素描造型,抽象的迷幻點彩法;中國畫的點苔法,虛白之中的物象充滿意象。獨創一格的工筆描繪,並不是常規的勾勒和渲染,而是以漸變的底色,再覆蓋演變的墨點,營造出真實的立體效果,形象沒有明顯的線條分界,一切由紋理點陣組成,每一個小圓點置放在特殊的空間,排列精準均衡,音律韻味和諧,恒常殊異的中鋒筆觸,雕琢的畫面無可挑剔,塑造出充滿韌度飽滿的鮮果。

這令我聯想到無垠的田野,雜草叢生,耜泥翻新,播種施肥,星夜晨露,陽光照耀。生命在悄悄地顫動,芽葉在靜靜地延伸,含苞在勃勃地盛開,鮮花在輕輕地細語。芬芳彌漫,蝴蝶紛飛,群蜂採蜜,花瓣飄零,寄夢花蒂,生生不息的循環,悠悠不滅的規迹,欣欣孕育的果實,太陽熱吻後的塑像。

那微妙的弧度,黑墨呈顯的色澤,閃爍其華的顆粒,若在夜眠裏盼待晨曦,湧動着甜美喜悅的元素。呂豐雅將搗碎的觸角,探向奧妙的生命深部,從而譜寫了他自己的歷程、情感、記憶、信仰。他是多麼的認真嚴謹,點點滴滴精準鋪陳,這是春暖、夏炎、秋涼、冬寒,年復一年持續發酵的情緒,醞釀香醇沁人心脾的果實!

轉望另一幅傑作,粗看是一隻非常別致的鞋,原來呂豐雅有感於一個世紀前,一名英國爬山專家,在尼泊爾挑夫的支持下,成功登上了喜馬拉雅山的額菲爾士峰,為此創作了一幅水彩畫,參加2004年國際水彩邀請展,作品已給愛畫者收藏。但對此靈感呂豐雅仍念念不忘,所以重新在麻布上用水墨、混合材料及拼貼創作《至高成就》。

成果含辛

作品象徵攀山者無懼陡峭巉崖險,峻嶺吞雪絮,冰峰聳天際,前後無路徑……無畏鳥絕人蹤滅的孤寂;不怕危機四伏的雪崩,堅持挺向寒風磨志攀登。寓意如要達到「至高成就」決非容易。細細鑑賞畫面,隱約有幾格框架,恍如透過人生窗口,不受時空的阻隔極目遠眺,隨思維放飛無際的世界,然而尋找攀登的起點。視覺效應的啟示成功決非僥幸,艱巨如攀雪峰!

呂豐雅1947 年生於香港,1972 年完成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三年制藝術與設計文憑課程,又修讀由呂壽琨、王無邪及譚志成老師等主持的水墨畫專修課程。名師出高徒,加上處身於香港這東西文化交滙點,蛻變的年代、天生的悟性,造就他的視藝個性。

1995年,呂豐雅辭去銀行界高薪厚職投身視藝。因他擁有豐富的行政管理、策劃啟動和統籌經騐,曾應聘「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策劃總監。一直擔任多個藝術展覽和藝術節幹事和顧問,為推動本港的文化藝術、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立下汗馬功勞。業餘仍不放棄繪畫和雕塑,作品屢獲獎項,並獲多所美術館、博物館永久收藏。現在他隱退回復自由身,做全職藝術家和藝術顧問。不禁想到他的先祖呂尚(姜太公)直鈎無餌的垂釣,以退為進的智慧,使中國歷史添上一頁有趣的色彩。

致力於香港藝術四十餘載的呂豐雅,他塑造的靜態形象及美學結構,濃縮着內心的熱情和能耐,歲月銜接而成的綿密段落,經過理性的數學度量,感性緊湊的肌理恬淡溫和,比法國後印象派畫家秀拉的彩點更顯寧靜,更富內涵。呂氏凝聚的墨珠思維,開創當代工筆新水墨,印證了成果含甘、成就含辛的永恆依據。

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