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_Brenda Hong 康雁屏, Rhapsody Series - Rage V 狂想曲系列 - 動力 V, 2020, Ink, Colour & Collage on Paper 水墨設色紙本拼貼, 42 cm x 42 cm, HK$8,800
康雁屏《狂想曲》:盈鑾畫廊個展 (available in Chinese only)
JAN
2021
Louis Cheung | 文 2021年1月12日 康雁屏最近的作品系列以《繁衍》、《起源》、《激情》、《動力》及《靜夜》共5個篇章,結合成朝迴夜伏、晝暮不息的韻律。 在《狂想曲》這個揚飛逸放的命名下的,卻是康雁屏藉由拼貼方式對自身筆墨所體現的沉思,這使她採取的方中有圓的佈局,成為一種帶有經驗性質的重組。 那中心的圓,圓內是如隔窗靜觀的世界,同時也是一面映照心識的鏡子。在《靜夜》中浮凸立體而出的竦峙排列,或《動力》中的潮生此時,圓內外空間互相跨越,化為彼此流動、牽引對應的風景,整體表現出心物如一、色線諧協的宇宙觀。 日期:即日起至2021年2月11日 時間:星期二至六,11:00 - 19:00 地址:黃竹坑道21號環匯廣場1602室 電話:2341 8899(參觀前請預約)
MORE
133555927_2864456017109207_2577526995083043709_n
《狂想曲》 - 康雁屏個展 (available in Chinese only)
JAN
2021
盈鑾畫廊 | 文 2021年1月7日 香港現代水墨畫家康雁屏在2020年見證了一場疫症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及習慣,大家需不斷作出新適應,思考自己於世界的角色定位。雖然被困於家中,但無礙康雁屏想象力跳出充滿紛爭的世界,以水墨編織出動人心弦的《狂想曲》系列。 《狂想曲》系列是康雁屏於2020年的全新創作,反映出康雁屏過去一年的心路歷程,一路以來的心情起伏,對心裏掙扎過後的一種感悟。作品用上拼貼方法把突發而人爲及自然撕破的新作重新組合,恍如人類在現實生活被無情扭曲後,自我反省再重新修復般,繼續航行。背景加入鏡的元素邀請觀者入畫,進入藝術家的世界裏,一起進行交流,產生共鳴。 疫情令康雁屏反思自己與宇宙的關係,不受時空限制,從現實飛越到另一世界,遊走於宇宙之間。《狂想曲》的第一組作品——動力,反映康雁屏心中波濤洶涌的熱忱與創作期間的掙扎。藝術家將理不清的矛盾複雜情緒轉化爲作品中激昂的筆勁及充滿活力的色塊,多層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拼貼橫跨畫面,就如大海顛簸的波浪。 梳理如浪濤湧現的情緒後,激情尚在,延伸至第二組——激情。 畫作行筆揮灑自如,顔色運用上較第一組集中、明亮、鮮豔,拼貼則以橫向爲主,是康雁屏重拾對生命的熱情之過程。康雁屏更以微鉗把撕破的畫作邊緣之紙筋逐一拔出,形成隱隱約約的水波, 也是探測生命跡象的表現。生命的形成需要多種偶發條件的結合,在畫面撕破於重組之間理解我們曾經擁有的一切,圓外的鏡亦引領你觀賞這曾存在著的美。 回望疫情的紛擾,康雁屏希望從中抽離,建立屬於大家的庇護所。第三組作品——靜夜,以縱向的拼貼組成崇山峻嶺,圓形畫內的鏡讓你彷彿置身在高聳入雲的天山,靜觀其變,與世隔絕。蘇軾的〈題西林壁〉一詩寫到:「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教人不要以偏概全,須以多個度觀察,認清事物本質。藝術家也希望觀眾能在黑夜或混亂的思索中尋找到平靜,擺脫成見,用真誠維繫各種關係。 思緒經蕴釀後慢慢沉澱下來,乃淨化之過程。第四組作品——起源,當中主要是墨韻較重,圓形主體中上方或下方搭配鮮明的小色塊,形成對比,如同從深山徐步外出雲霧朦朧之象,平靜過後心靈得以洗滌,為未來做好準備。 原始的生命體從沉睡中醒過來,蠢蠢欲動。最後一組作品——繁衍,畫面較圓滿,清新而浪漫的色彩象徵新希望、智慧的誕生。拼貼縱橫交織,其中一張縱方的拼貼部分以不同深淺的青綠色堆砌,看似呈條碼狀的基因染色體,把觀者帶回當下,步入文明,感受寧靜中萬物的流動,體悟處處生機。 康雁屏共五組《狂想曲》,用鏡的反射帶你進入動力、激情、起源、靜夜及繁衍的狂想世界,觀畫同時入畫,重新感受宇宙的力量,認識地球並認清自己與自然的關係。生命的意義在於珍惜和善待,先了解再去愛。希望觀眾能以正能量去迎接2021年的新開始,學懂珍惜地球、珍惜眼前人,讓世界盛滿愛。 康雁屏 狂想曲系列 - 激情 IV 2020 水墨設色紙本拼貼 42 cm x 42 cm
MORE
119938092_4696819913669174_783475972681642178_n
《別來無恙…》:一場有關別來是否真的仍是那模樣的展覽 (available in Chinese only)
SEP
2020
Louis Cheung | 文 2020年9月25日 別來無恙,多少是個有些心知肚明,肯定對方有些事發生過的開場白——大概還是老樣子,卻從細節中,看得出他或她經歷了些甚麼。 別來無恙,說的,是人與人間的重見:有關印象和真實、記憶與當下的輪廓所無法完全交疊的情況。藝術史上對重現的研究,亦不過如此。盈鑾畫廊最近的展覽,就以此為題,呼應近來發生的種種。此外,是次參展的畫家馮倚天、吳嘉敏和賴韋林,雖分別來自不同的院校,各自投入不同的門類,也有不同的取徑,但不論出自學習還是個人喜好,都長於臨仿,擅於擬真——前者著重以跟從過去作品上的線條形式為了解前代畫家感悟天地的精神,後者則要求創作耆對自然的親眼觀察。展覽於是亦以上述3位畫家的作品,探討藝術上,對觀看、感知和表現形式的問題。 正如題上的省略號,不長,比往常的6點,短了,雖然是一陣默然,但並非沉長的無語相對,而是有所承接或能聽到回應的訊號。 馮倚天:《山水雙屏之二》(Super-imposition, Landscape No. 2),水墨紙本,160 x 80cm,2020年 馮倚天的《山水雙屏之二》(2020),前景中央,保留了一塊宋畫裡既常見又顯眼的、具有方向感,能把觀眾的視覺,向左右方向同時或選擇性地作出延伸的岩石。類似圖式,可以參考劉松年的《四景山水.秋景》。但在馮作中,岩石表面光滑而嚴重傾斜的平台造型,多層次式的結構,以及與中景「之」字型的曲折山脊依稀相連,卻是馮氏精心經營下的產物。當中一道道不以斧劈,反從積染水墨中畫出垂直向下的平行線,也說明他並不單純地套用後李唐時代的風格——事實上,觀眾仍能在壁面上,看到一些乾枯短小的皴筆。 畫家在《山水雙屏之二》裡,線條的系統化取向、企圖以景物的大小和墨色的輕重區別遠近明暗,表現了理論化山水與真山水間的調節:前景左方的樹跟後面山崖一致的高度,取消了由霧光和中部岩石的連續性所表達的空間感,但被敷以墨色的大幅岩壁的局部性,卻反映了只在此山中的深遠。岩壁代表的堂堂大山,整個形體存在於畫幅之外,無法透過所處的視角盡覽。這種限制,暗示了尺素內的,也許曾是畫家眼前的風光。事實上,馮以穩定而顯出操控性的線條,描繪並不尋常的景色,這力求清晰細緻的筆法構造,本身也催眠了觀眾相信他的幽壑,是真有其景。 而關於曲折山脊短窄的形態與受光情況,就帶有王詵作品中的尖銳筆觸,也能在傳趙伯駒作的《江山秋色圖》中,找到相應的圖式。莊肅《畫繼補遺》卷上謂:「宋高宗題其橫卷《長江六月圖》,真有董北苑、王都尉氣格。」按馮倚天的《寂靜月色二》(2019)而言,中部山麓的圓潤感似乎即襲自董巨一派。此外,他的《秘境》(2017)就是取材於龔賢的《千岩萬壑圖》;《夏山圖》(2018)則幾乎與屈鼎的同名作如出一徹。這充份暴露出畫家具有著力於融會拼貼各種技法來源的開放性,同時也顯示了其複製、演化自己舊作的圖式的執著。 馮的創作實踐,折射出其對傳統山水理論的重現能力深信不疑。但他亦有親近自然的一面——這亦是理論所不斷提醒的。故而其筆觸幾乎沒有一筆無來處,也並無一筆有來處。他所營造的境域,不僅僅是理想中的山水秩序,也呈現了其以傳統觀念為指引構圖取勢的視角的抱負:無步道方向、人煙居遊,只有岩石樹木、黑白光影在其中穿插定位的畫面,展示了從把過去重現到在未來重見之間的一段距離,將及使之無逄接合的心象。 馮先驗地對繪畫的擬真效果,有種信仰式的堅決,以之作為面對不同的際遇時,都能應用自如的原則。另一位新晉畫家吳嘉敏的創作,卻對約定俗成的山水系統的價值,從清逸秀氣中浮現的不定感,隱隱表達了無法順理成章地通盤接受的謹慎。 吳嘉敏:《紙箏圖》(Freedom of Kites),水墨設色紙本、拼貼、摺紙、燒焦的紙屑,122 x 35cm,2020年 吳嘉敏的新作《紙箏圖》(2020),從山形圖式而言,具有黃公望《富春山居圖》末段的影子,但略為不規則的皴擦描繪出的石块,顯示了她的筆法可能有更為晚期的來源。紅、藍色明暗相間的規律,強調了地貌環境的廣度,但夾雜於圖上方的大面積燒紙拼貼,遮擋了本應疊退高聳的山形;全佈置在右方的紙摺風箏和左方顯眼的枯樹,亦使中央的山脈,成為隔絕了視覺移動的正常流程的障礙。換言之,畫家從不同的方向和感官媒介,甚至以各種不完整性,作為增強主景觀基岸部份立體感的手段。 畫家這種風格,也許源自香港浸會大學擅用多元媒介創作的傳統,但其畢業作《日夜太平圖》(2019),撇開當代形式的表現手法不論,窄長的雙屏、當中平面化而由間歇出現的小平台岸面造成的遠景,甚至赭紅與水藍略帶溫潤的賦色,都帶有吳派的審美情調。但這與她更早期所選擇的一批臨摹作品,卻有顯著的差別。如她的《臨谿山行旅圖》(2018),主山部份以平行的拱線堆疊,趨向格式美的肌理,比范寬的原作更為平面化,而右方的溪流和其上的岩石,清淅的組織結構和整齊的紋理,亦更似自王時敏的臨摹作中獲得靈感,多於直接向范寬原作參考。另一幅《臨溪山蘭若圖》(2018),前景亦同樣被她擴大,後方巨障反被壓縮,留有明、清重塑宋式山水的感覺。因此,順時序的探索反過來展現了吳嘉敏在這幾年間,形成《紙箏圖》上的特色的過程。 《紙箏圖》化直軸為橫幅,燒煙痕為流雲,也演主觀渲染的色感為日夜更替的系統節奏,有順應推移,也有在古往今來間的穿梭插問。在今後的時間,這些元素,是否能形成對畫家的既有印象?對於一個新晉畫家而言,筆者期待這一疑問的答案,究竟是在將來重見時,猶如初見的指認,抑或奐然一新的驚訝。 賴韋林:《麻雀軼事之三》(Sparrow Anecdote #3),水墨設色絹本,32 x 32cm,2020年 我見青山應如是。而青山見我,又該如何?是否亦能如此確鑿無疑?賴韋林充滿玩味的3幅小品《麻雀軼事》(2020),就隱喻了當中的答案。真實存活的麻雀與遊戲的麻雀相遇,交錯出對照彼此形相的情境。其中一幅,他借白板的平面為門窗,從而描寫了麻雀身居牌內,探頭向外的好奇,白板與背景一致的賦色,顯示了牌面白色部份的剝離,幾隻紙飛機,便是放逸了的窗紙。至於另一張,畫家雕空牌上的鳥型,並將之置於牌上,如一面紙板,失去花紋的現象,使以工筆精緻地絲毛的麻雀,狐疑於這留白一片的輪廓。而最後那件,筒子儼如鳥籠的盛水器皿,麻雀俯身汲水的模樣,使筒子的符號,化為麻雀以喙點水時漾起的波紋,真與幻於是成為了難以區分、玄妙莫測的一組觀念。 賴韋林:《麻雀軼事之二》(Sparrow Anecdote #2),水墨設色絹本,32 x 32cm,2020年 現實的鳥與同名玩意,分別象徵自然生態與人為工藝,代表城市中兩個看似無法相處並生的向度。但觀眾的代入,使麻雀擬人化;魔幻化的構圖,不但沒有使現實中的關係得更難解、糾結。工藝麻雀符號的鏤空與變質,反而微妙地使本身冰冷堅硬的質地,注入了一股情感的溫度——似曾相識的敦厚。 曾跟策劃這個展覽的胡靖怡小姐聊過,她的話,讓筆者覺得,她想從3位畫家體物的方式,照看世界表象下的真理,檢驗人生與藝術的相似——你是否相信,你的眼睛,能看穿外在?表象與內情,又有多少分一致?眼前復見的人物情景,在大半年的社交距離、居家避疫下,是否讓人有足夠的自信,把別來無恙,說成一句誠然如此的招呼? 由刻劃概念化山水的自信,到對之的梳理叩問,以至調弄生活上共處相通的奧秘,幾位畫家都在傳移模寫的基礎上,作出了必要的變奏和印證。今次展出的作品數量,不多,但對於主觀認知與客觀形象中,一段留白的時空,仍是一場情理並茂、細緻動人的貼心勾勒,也是向久別重逢的人物的真切問候。 註:文中提及馮倚天運用了王詵的山水造型,可見班宗華(Richard Barnhart),劉晞儀譯:〈三幅宋代山水畫〉,載氏著,白謙慎編,劉晞儀等譯:《行到水窮處:班宗華畫史論集》(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8年),頁174-175。這位學者,甚至在同書的〈公元1085年前後的山水畫〉,劉和平譯,頁148-152中,討論到郭熙與王詵處於同一時代,卻對山水畫的形式,交出了不同的答卷的現象。對照馮倚天重視山水理論的情況,這論點可謂具有啟發性的意義。
MORE
bhwechat1
為我收藏起,整個季節的煙雲 — 淺析康雁屏的抽象畫 (available in Chinese only)
FEB
2020
印象 | 文 2020年2月27日 三年前,在全球五百強水墨畫展,第一次見到康雁屏的抽象畫,作品中彌漫著一股陽剛氣,甚為訝異,居然出自女性手筆。後來在天趣畫廊偶然發現她的一幀雲蒸霞蔚的小品,頗能表現我一首詩的意境,那是集洛夫詩句悼念洛夫的長詩,意象紛呈,其實是很難找到畫作配搭的,但康雁屏那幅作品,卻穩穩妥妥地為我收藏起,整個季節的煙雲。 康雁屏是香港獨具一格的女性現代水墨畫家。她的作品,筆觸渾厚有力,充滿陽剛氣,色彩也顯得中性,多在藍、灰、紅、棕之間徘徊,墨色淋灕瀟灑,大刀闊斧,架構出不一般的精神家園。 塞尚認為:「線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間的對比。物象的體積是從色調準確的相互關係中表現出來的」。康雁屏的大部份作品,實踐了塞尚的這一觀點,表現出結實而又不乏疏朗的幾何體感,忽略物體的質感以及造型的準確性,強調厚重、沈穩的體積,以及物體之間的整體關係,頗富哲學韻味。 早期的醉荷塘,是她潛心修練筆墨的階段。大量的葉和枝梗,就是不見荷花,我看了不由插科打了個諢:「你的荷不植於池塘,乃植於心。」畫家聽罷頻頻颌首微笑:「說得正是!」她把荷私密地畫在自己心底了,對觀眾來說,真有點非夷所思!我也酷愛荷花,寫了數十首荷花詩,完全明白,那種難以形諸筆墨的文化、精神底韻!在我心靈的硯池,也移植了那麼一株水芙蓉!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把她呼喚出來。 最近,康雁屏畫風驟變,有一種女性的靜美,煙籠霧罩、水袖流轉,一扇扇明淨的小軒窗,打開了一道道獨特的風景。純淨透明的鵝黃底色,琉金疊翠,賦予畫作空靈夢幻的氛圍。欣賞這些畫作,彷彿走進煙霧縹緲的江南水鄉,融入一闕小令,迷失於唐詩宋詞的行腳。其作品宛若一襲輕紗,模糊了物象的視界,消彌了精神與物質的距離,讓觀者遁入那花香彌漫、寧靜致遠的精神花園,審美愉悅持續騰升,令人享受靈魂淨化的欣喜。 靜,是東方文化的本質,與動的西方文化大異其趣。東方文化一向鍾情於淡雅空靈的意趣,對於營營役役的都市人,康雁屏的畫作無疑是一帖心靈解藥,是生命本真、自足的象徴。 動與靜,剛與柔,在康雁屏的作品中,就這麼天衣無縫地重疊起來,把畫家推向,香港現代水墨實驗中的,另類空間。 【畫家簡介】 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嶺南大學、葛量洪教育學院美術系、大一設計學院、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現代水墨畫課程、上海視覺藝術學院第一屆劉國松水墨高峰研究班。現為香港現代水墨畫會副會長、香港當代創意水墨畫會創會及名譽會長、新水墨會長、山水風畫會會員、Ornate Collections美術創作總監。 楊夢茹女士,笔名夢如、印象,現居香港。八六年開始寫作,著有詩集《季節的錯誤》《穿越》,散文集《她穿行於清醒的迷茫》,詩畫合集《心象.意境》。印象夢如在80年代入選《中國當代文學家辞典》,台灣、上海、湖南廣播電臺均介紹過其作品,作品收入各種選本,以及小、中、大學教材。2017年,停笔18年後,她以新筆名“印象”,跨入其寫作人生的第二篇章。
MORE